国泰文创投资基金

2023年2月2号 星期四

地址: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       8号汇园公寓Q座8层

电话:+8610 84982991

      400-800-0528  

传真:+8610 84981317

邮箱:gtwc2012@163.com

沪郊民宿主动破局吃好“旅游饭”

来源:文汇报

 

  大白菜快能收了!”金山区山阳镇山阳田园,白色篱笆兜住30平方米田地的生机:大蒜、青菜、大白菜……冬季时令蔬菜拾掇得整整齐齐,蔬菜叶片青翠,挤作一团。从市区来的“农田主”们扬起喷灌管,哗的一声,水珠串成抛物线,落成了菜叶片上的露珠,鲜美欲滴。
  照片呈上,微信群热闹成一团:“我家的菜怎么样了?能来收了吗?”
  元旦假期刚过,山阳田园负责人计民就着手筹备“春节档”。离过年尚有半月,山阳田园70余间房已订满。且不说,他还攥着份“压箱底”的名单:40块田地的“农田主”们。
  近期随着防控措施优化调整,短途游逐渐复苏。沪上郊野民宿期待客流进一步回暖的同时,也将直面周边城市短途游重启带来的竞争。民宿主理人各寻对策:有的紧盯政府层面的旅游项目,寻求注入服务内容,减少同质化竞争带来的冲击;有的认为近年来打造的“认领模式”等,足以与周边城市看山看水的“休养体验”形成错位竞争……
  “这为本地民宿经济发展提供了好机遇,上海人出沪才能算旅游的固有思维也发生了转变。”长期研究乡村振兴的全国人大代表张兆安点出其中关键,“要实现民宿的可持续发展,其一关注能否把周边资源整合好,其二聚焦是否能将资源转化为人们向往的生活方式或者生产方式。”
  思维破局
  崇明区中兴镇红星村,“久居”系列民宿负责人印刘琼直描这样一种心态:曾几何时,总觉得没有两个小时以上的车程不能算旅游。 ▼下转第四版(上接第一版)计民则不以为然:“人们的消费心理已逐渐从快乐型消费迭代为成长型和技能型消费。前者是物质方面的满足,后者是精神方面的愉悦。”
  某种程度,这两者也是流量和黏度的区别。在计民的名单里,黏度最高的“五星”客户具备共同特征:认领田地。计民以此为例,分享了他对精神消费的理解——在山阳田园,12栋主题民宿前分布有40块田地,一块地30平方米见方。计民以每块地3000元一年的价格租给40户家庭种菜,名为“认领”。
  曾实地调研过的张兆安对“认领”模式蕴含的消费心理颇为认可:“能培养客户的参与度。不同于一次性的旅游体验,参与意味着长期投入,时刻关注升值和收益。民宿主理人应当考虑怎样让游客与民宿形成固定、长期的链接。”
  不过现实中,计民发现,认领土地的市区家庭种菜频率不高,一年到头卖菜的收益仅在500元左右,“用3000元的成本换500元的收益,难免会让续签率打折扣,从而影响住宿”。由此他提出一种公益思维——“认领”的最终目标不限于自种自食或自销,卖菜所得让参与家庭共同协商以何种公益的方式落地,“尤其对孩子,这是一种成长型消费,家长乐于买单,民宿生意也得以反哺”。
  若没有大山大水的风光优势,民宿发展就要精准揣摩消费迭代作为差异化竞争的抓手,“山阳田园就在实践中攒下了经验,2022年比2021年营收增长5.9%,有了足够的底气直面竞争。”计民说。
  挖掘特色
  印刘琼无时无刻不对崇明的旅游项目心心念念。此前,民宿在与当地休闲体育赛事的合作中获益颇丰。眼下,《上海市促进乡村振兴条例》明确:“支持崇明岛深化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建设,打造世界级休闲旅游度假岛。”其中的每一个表述,都让她打起十二分精神——有没有旅游项目支撑,是不是可以注入配套服务?
  计民同样关注。相较于项目“投喂”,他更看重“一盘棋”式的统筹。他对比了山阳田园和金山嘴渔村民宿的打造过程,“山阳田园综合体中政府的引导力度大,引进的民宿与我配合相对默契。渔村各个民宿有各自的考量,沟通成本更高。”
  张兆安认为:“政府在营造整个乡村环境以及政策支持层面不可或缺,但民宿本身的创新还需要市场力量来推动,比如民宿主理人需要思考如何在体现上海郊区特色、城市特色方面发力。除打造更好的住宿条件、环境以外,民宿在内涵上要有新突破。”
  如何突破?计民正尝试一种思路:挖掘上海的乡村、工业历史。
  在金山嘴渔村,博物馆经济蓄势待发。“比如已开放的舢板船博物馆,挖掘的即为金山嘴渔村特色舢板船历史。随着孩子们去博物馆的频次增高,博物馆也可赋能民宿经济。”

  他描摹了一种愿景:上海乡村民宿做大做强,不仅要黏住市区游客,还要将周边城市的游客引过来。 


返回